话语分析

       话语分析作为一种专门的学科研究对象的出现,特别是在法语领域的出现,一般来说,是语言学发展过程中,特别是自20世纪60年代末以来,必然会出现的现象。这个新领域与语言学保持着复杂的关系,而这种关系又是经济被重新定义的。话语分析作为一种活动,正如它的内涵一样,它存在的前提是:特殊对象的生成、观念系统的状态、新颖恰当的研究对象的方法论的框架系统的状态。

  由于话语分析跨学科特性,学者们采用社会语言学、功能语言学、语用学、认知语言学等相关学科中的理论和方法来进行话语分析,尚未形成统一的理论和方法。根据斯科福林(D.Schiffrin,1994)和刘红艳(2009)的总结,目前有七种有代表性的话语分析方法。

  1言语行为理论的方法
  语言哲学家奥斯汀、塞尔和格莱斯所建立的言语行为理论是话语分析的一种理论框架,这一理论揭示语言如何用之于行,它解释了意义、行动和语言的关系。奥斯汀(1962)将言语行为分为三大类,分别称为“以言表意的行为”、“以言施事的行为”和“以言取效的行为”。以言施事的行为是言语行为理论的核心。塞尔对奥斯汀的言语行为三分说有所修正和发展。塞尔(1969)认为,通过话语实施以言施事行为必须满足一定的条件,归纳起来大致有命题内容条件、准备条件、诚意条件和根本条件四大类。此外,塞尔对言语行为理论的贡献还表现在他提出了著名的“间接言语行为”理论。
  言语行为理论关注通过话语实施的交际行为,话语在使用中是什么样子正是该理论要解决的核心问题。虽然对话语分析的发展具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但用此理论分析话语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把会话过程看成是由一系列的行为构成,就需要把一句句的话语“翻译”成行为,然后再找出行为构成系列的规律,但这并不容易做到,原因在于话语常具有多种功能,同一话语在不同的语境中又能行使不同的功能。
  2交际民族志学的方法
  交际民族志学把语言与交际看做文化行为加以研究,其核心思想是交际能力。该理论首先注意的是交际情景的组成部分与言语环境的关系。海姆斯(1972)认为交际能力既包括对语言形式的掌握,也包括对与语言使用密切相关的社会文化因素的了解。交际能力由四部分组成:形式的可能性、实施手段的可行性、语境中的适宜性和现实中的实施情况。海姆斯将交际情景的组成要素归纳为“SPEAKING”模式,即背景及场合(setting and scene)、参与者(participants)、目标与效果(ends)、信息形式及内容(act sequence)、风格(key)、交际工具(instrumentalities)、交际规范(norms)、言语体裁(genres)。这八要素只为研究言语事件和言语行为提供一个理论框架,并不是每一条话语都同这八要素有关。
  交际民族志学研究的特点是注重实际的言谈交际,力图把握构成人们日常言语生活的全部方面,包括言语行为、言语事件、会话参与者和言语情景。交际民族志学对话语研究的发展有很大贡献,在它的影响下,一些学科分支应运而生,如互动社会语言学、跨文化交际研究等。
  3互动社会语言学的方法
  互动社会语言学把话语看做是一种社会互动。意义在语言的互动使用中得以自然建构。该方法重视分析社交语境中真实自然的话语,侧重研究如何根据社交意义的互动关系理解语句并进行交际。戈夫曼(E.Goffman,1967)提出谈话人交际时的两种面子要求,即谈话参与者要表现出和对方融洽的积极面子和不要得罪谈话对象的消极面子。布朗和莱文森进一步把其归结为普遍礼貌原则,这些都对互动社会语言学的研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冈佩尔兹(J.J.Gumperz,1982)指出谈话人常使用一系列诸如非言语特征、习惯说法及套语等“指示线索”来表达自己意图,并指明当前言语事件的类型。互动社会语言学研究重心在于自我、他人和语境的互动。较之于交际民族志学的方法,互动社会语言学的分析方法更加广泛、多样。
  4会话分析的方法
  会话分析的创始人主要是一些社会学家,早期的会话分析学派也被称为“民俗方法论”。“民俗方法论”的创始人是美国社会学家加芬克尔(H.Garfinkel),做出突出贡献的代表人物有萨克斯(H.Sacks)、谢格罗夫(E.Schegloff)、杰斐森(G.Jefferson)等。会话分析学派认为会话有很强的结构规律,提出了一整套相应的概念工具来分析会话的结构方式,解释自然会话的连贯性及其构成规律。会话分析的著名理论就是萨克斯、谢格罗夫和杰斐森于1974年,在研究大量口语材料的基础上提出的“话轮转换理论”和“相邻对理论”。
  会话分析理论假设的中心是把交际看做有组织的结构,并把对功能的分析从属于对结构的分析。这一理论在话语层面上是对话语相互位置的序列分布进行分析,而不是对话语作语言学结构的分析。话语分析的最大贡献在于对大量真实录音材料分析的社会学研究方法。然而会话不同于句子,其牵涉众多语言和非语言因素,相当一部分话语并不是由相邻对构成的,因此把相邻对看做“谈话的基本结构单位”是不能令人完全信服的。其次,这一理论的劣势还在于覆盖面较窄,几乎排除了书面语言和正式口语的研究。此外,会话分析注重一系列结构,不太关注语言学范畴中的声音、结构、意义等方面的研究也使其研究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5语用学的方法
  语用学方法主要基于格莱斯(H.P.Grice)的哲学思想。格莱斯提出“会话含义理论”(1967),认为在所有的语言交际活动中,说话人和听话人之间存在着一种默契,一种双方都应遵守的原则,即“合作原则”,而且该原则的几个准则为推测说话人的交际意图提供了有效途径。同格莱斯一样,语用学家利奇(G.Leech)和莱文森也关注语言的功能而非结构。利奇(1978)提出的礼貌原则和格莱斯的合作原则成为话语交际中的两条重要原则。布朗和莱文森对礼貌现象和面子问题的研究和分析都成为话语分析的重要理论支持。
会话含义理论对于解释听者如何理解话语的意图以获得话语的连贯性提供了一条有效途径。虽然语用学研究方法注重对意义的研究,但只是个人的会话含义,而不是社会、文化的意义。与言语行为理论研究方法相似,语用学研究方法的诸原则已经考虑到会话双方(主要是说话人一方)在语境中使用语言的情况,不过还是显得比较理想化,没能揭示出更加动态和互动的因素。
  6关联理论的方法
  斯波伯(D.Sperber)和威尔森(D.Wilson)于1986年提出以人类认知特征为基础的一般交际理论,即关联理论。该理论认为,语言交际是一个认知过程,交际双方之所以能配合默契,主要由于有一个最佳的认知模式——关联性。关联理论把交际看做是一个涉及信息意图和交际意图的“示意—推理过程”,从交际者的角度来说,交际是一种示意行为,从听话者的角度来说,交际则是一种推理过程。促成关联有两个因素:一是语境效果,一是为获取语境效果所付出的努力。他们认为,关联性程度的强弱与语境效果成正比,与人们为获得语境效果所付出的努力成反比。在同等条件下,具有最佳关联性的认知过程的特点就在于,以最小的心理处理投入取得最大的语境认知效果。关联理论可以解释一些单词、单句语篇的连贯性,可以解释计划性语篇的连贯性,也可以解释非计划性语篇的连贯性,此外,对非语言交际也有独到的解释力。有些话语学家认为关联理论是对格莱斯理论的一种简化,但似乎有些简单化了。关联理论所推崇的关联性是一种心理特征,依靠直觉做出判断,这样很难避免直觉的任意性。
  7符号系统理论的方法
  韩礼德强调语言的社会性,语言系统和语言结构被看成是社会系统和社会结构的体现形式,他把语言看做社会符号,认为符号不是静态的,而是一个动态的表意过程。语言作为符号系统,是社会文化的产物及组成部分,并且在一定的社会文化背景中表达一定的意义。社会交际总是以话语这样的语言形式进行,话语是许许多多意义选择的产物。话语的环境是情景语境,它是一种符号结构。作为语境的组成部分,话语范围、话语基调和话语方式分别决定了语义系统的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因此也就决定了语域,决定了与语境有密切联系的意义潜势,并体现在话语里。
  传统的理论研究把符号和行为隔离开来,不考虑使用,只追求纯语言的研究。韩礼德符号理论的目的是根据社会语境来解释语言,语言形式是语言功能的反映,语言既是符号也是行为,可以根据行为来解释符号。韩礼德把语义系统界定为语言系统和上层社会符号的接口,重视语言符号的系统和功能,其贡献在于把话语分析和社会紧密地联系起来。
  

  根据几十年的实践来看,话语分析的任务主要有:(1)句子之间的语义联系;(2)语篇的衔接与连贯;(3)会话原则;(4)话语与语境之间的关系;(5)话语的语义结构与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6)话语的体裁结构与社会文化传统之间的关系;(7)话语活动与思维模式之间的关系等。(朱永生,2003)关于话语分析的研究取向,范·戴克(1997)认为不外乎三大类:一是侧重于语篇本身,即对语篇结构的研究;二是从认知角度对语篇加以研究;三是侧重于从社会结构和文化角度的研究。顾曰国(1999)认为,研究者因不同的目的和需要产生四种研究取向:第一种是从篇章到句子的结构派;第二种是从句子到篇章的传统派;第三种是从话语到社会;第四种认为话语与社会机构活动“同生同长”,是社会活动的组成部分。

创建时间:2019-08-29 10:25
浏览量: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