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信息不对称的公共危机传播——新型冠状病毒下的公共传播策略

“一个民族在灾难中失去的,必将在民族的进步中获得补偿”

 

  1980年出版的《辞海》中将危机解释为“潜伏的祸机”、“生死成败的紧要关头”;《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的解释则为“巨大的危险、困难或者情况不明的关键时刻”。当危机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政治稳定、经济发展以及社会正常运行,同时也对政府的生存发展以及公众的生命和财产产生巨大的威胁时,即为公共危机,从非典到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非洲猪瘟、再到如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毫无疑问均属于公共危机,每一次的公共危机对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均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

  互联网高速发展,信息传递也更加便捷高效,如何做好公共危机传播,减少危机造成的经济社会损失,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十分必要。但由于“信息不对称”,以及“不对称传播”,往往会导致社会舆论的瓦解和危机处置的失败。一是舆论"逆向选择"造成更大的损害。危机发生时,公众处于不知情状态下,尤其是当涉及个人健康,安全的公共危机事件的时,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降低,往往会对形势的判断模糊不清,甚至会无所适从。由于信息不对称的存在,在危机真实信息不能及时公开的情况下,更容易形成各种流言蜚语和不利的舆论导向,使真实信息被边缘化,造成舆论“逆向选择”。另外,流言蜚语和真实客观的信息在同一传播渠道传播,公众无法分辨清楚,在不对称传播下就会盲目行事,甚至引起大规模的群体非理性行为,造成更大经济社会损失。二是导致危机传播者的“道德风险”,政府和媒体的公信力受损。由于公众无法对信息不对称,危机发生时,个别政府官员会采取虚报、瞒报、迟报等损害公众利益的行为,部分官方媒体也会采取类似的措施,商业媒体则在危机发生后借机蹭热点等,这就形成了道德风险,最终使政府和媒体的公信力受损。

  因此,作为政府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明确多方参与的公共危机传播中政府的角色,设计合理有效的公共危机传播制度,从而避免或减少公共危机的不对称传播。

  一、公共危机下的政府角色定位。

  (一)危机预警的“观察家”。危机事件具有潜伏性,也必定会有所征兆。此时政府的作为与不作为对整个危机传播过程的影响巨大而深远。政府敏锐地观察和观察出结果,并妥善地协调,采取相应的行动,是公共危机传播有效进行的前提条件和重要保证。比如及时地收集“征兆”、“迹象”信息以识别危机,及时的预警、传达与上报,及时控制和引导等,将危害降低到最低程度。

  (二)危机传播策略的“制定者”。公共危机事发突然,政府必须在紧迫的时间内做出决策,需要制定明确的信息传播工作目标、工作原则,制定科学的危机传播策略,如尽快搜集并公布事实真相、成立危机处理小组、慎选新闻发言人、及时澄清负面消息、掌握议题建构的主动权,还要明确政府相关部门的职责和关系,需要根据不同种类、不同等级的公共危机制定不同的应对响应方案,明确运行机制和响应策略以及后期处置和应急保障等。

  (三)政府是危机信息的权威“发布者”。在危机爆发期,政府危机传播的主要内容是新闻信息发布,而政府无疑成为了信息发布的最具权威者,这种“权威”来自于政府独有的优势和公众对政府的信任。政府信息发布应当及时准确客观全面,并且要始终重视受众知情权的满足,构建稳定的舆论氛围,达到政府危机传播的预期效果。

  (四)政府是公共危机传播的“协调者”。在危机传播中,政府的一个重要角色是组织内外的“协调者”。由于许多信息的不确定性,初期不宜大面积地向社会和公众发布危机信息,但为了做好准备,政府工作部署必须及时展开,这就需要协调好各部门,使他们各就各位,各司其职。还要与决策机构、专家和公众之间搭起快速高效的沟通平台,建立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告制度。

  (五)政府是公共危机传播的“组织者”。公共危机发生后,除了“第一时间”把应对和处置危机事件的指示及要求准确无误地传达给公众,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外,还要履行公共传播的组织职责,形成统一指挥、反应灵敏、运转高效的危机传播机制,调动党报党刊、广播电视、政府网站等媒体资源形成强大的传播力量。

  (六)政府是公众社会舆论的“引导者”。在危机事件没有得到解决之前,不可避免会引起街谈巷议,并逐渐发展为整个社会范围的猜测和议论。政府应引导公众对各种信息加强鉴别和判断,用正确健康的观念去强化原有的积极认识,驱除错误不良的认识。通过舆论引导能够凝聚人心,共同应对危机,化解危机矛盾,维护社会稳定,为危机顺利处置提供有力的精神力量和舆论支持。

  (七)政府是不对称传播的“监管者”。危机传播应当真实客观准确全面,但实践中存在各种问题,一些地方政府为了自身政绩形象对危机事件瞒报、虚报、迟报,商业媒体为了蹭流量、抢热点甚至主观臆断做出不实报道,有的为谣言、小道消息推波助澜,政府主管部门必须依法监管,要严格新闻检查,重点监管网络传播,甚至严禁商业媒体传播有关危机事件的任何新闻。

  (八)政府是公共危机传播的深刻“思考者”。作为危机传播主体的政府,在危机过后,更应该以一种理智和前瞻的眼光重新关注危机事件传播的全过程。除了以政策、法律条例以及制度形式,保证政府信息公开,满足公众知情权外,还需要调动社会各种力量,通过科教、媒体宣传等方式,增强公众的危机意识和防范意识。

 

  二、公共危机传播下的关键要素

  (一)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危机传播中的核心问题是公众的知情权问题。经验表明,在危机发生时,政府最有效的做法是将公众的生命价值置于首位,尽可能保护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注重公民的实际利益,以真诚守信为原则依法进行政府信息公开,引导公众形成危机理性。对突发公共事件事态的公开,“要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向社会发布简要信息,随后发布初步核实情况、政府应对措施和公众防范措施等,并根据事件处置情况做好后续发布工作。”还要让公众了解政府的态度和目前的措施,缓解公众心理压力和恐慌,杜绝谣言,引起政府和公众的良好互动,让公众自身掌握信息,参与公共事件的防范与控制,引入公众监督,更好地快速解决危机。

  (二)与媒体互动、协作。政府要充分发挥媒体优势,形成强大的政府宣传力量,以理性的态度及时通报危机真相,为公众理清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运用积极的报道来平衡危机事件给社会民众带来的巨大心理反差,努力再现灾难、危机中的的人性光辉,彰显人文关怀,积极引导人们去思考应对危机、解决问题的办法。坚决制止谣言和不良传闻,树立媒介权威。政府要当好新闻媒体的服务生。在危机发生时,迅速通知媒体,通过新闻发布会等各种形式向媒体传递权威信息,在重大突发事件发生时,设立必要的新闻服务机构,保障记者采访、发稿的技术设备服务和生活服务,在有危险的现场采访中保障新闻记者的人身安全。

  (三)尊重宣传规律和宣传艺术。危机传播要讲究新闻时效。要密切关注国内外舆情,善于捕捉信息,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要及时准确传播信息,积极有效引导舆论。在强调坚持新闻工作的党性原则的同时,也要求注意传播的方式方法。要紧密结合干部群众的思想实际和危机传播实际,善于用事实说话、用典型说话、用群众熟悉的语言和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搞好危机传播,提高新闻的吸引力、感召力、战斗力,要切实改进文风,言之有物、生动鲜活、言简意赅,切忌八股习气。

  

  三、建议

  (一)完善应急传播预案。应急传播预案针对突发事件信息传播的性质、特点和可能造成的危害,具体规定了组织指挥体系与职责、预防和预警机制、应急处置措施与程序、应急保障措施、恢复与重建措施等重要内容,它明确政府和政府相关部门处置突发事件职责和程序的工作制度,是政府和政府相关部门履行应对突发事件职责的依据,可以更好的保障公共危机的传播。

  (二)对公共危机传播评估、监管。政府作为公共危机传播的核心力量,对公共危机传播要加强外部监管和控制。我国的主流新闻单位作为党和政府的喉舌,负责舆论引导的职责,党委和政府主管部门必须加强新闻单位的宏观指导,要建立起有效的组织治理结构和纠偏机制,加强突发公共事件中新闻单位和社会的信息监管,以社会稳定,为及时妥善解决公共危机创造条件。还要加强对处理公共危机传播进行全面评估,及时总结经验,针对发生的问题完善法规和预案。

公共危机传播问题错综复杂,包含着涉及国际和国内、中央和地方、媒体和公众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多重因素。目前的公共危机传播更多是在危机发生后进行的应急工作,根本解决不对称传播问题需要政府转变政府执政理念,完善国家的法制,做好常态管理来避免或减少危机事件的发生。

 

        转载: 闫嘉凝,基于信息不对称的公共危机传播研究,哈尔滨工业大学,公共管理硕士论文。

创建时间:2020-01-31 22:12
浏览量:0